游戏资讯

《推理学院》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示:划向岸边

时间: 2021-09-22 来源:厂商 A+
推理学院

推理学院

休闲益智 | 87MB

在刚刚过去的七夕佳节中,《推理学院》举办了一场甜蜜蜜的征文比赛活动,比赛要求从游戏中的二十六个角色中,任意选出两个角色为CP主角,并为它们创作甜蜜故事!接下来,就请欣赏玩家Charyo为我们带来的获奖作品:《划向岸边》吧!

推理学院1

以下是正文:

1.

推理之都的天空是灰色的。白天还是黑夜,我几乎分不清了,我试图通过延长睡眠时间来拔除我胃部从早到晚叫嚷不停的恶习,现在看来收效甚微。饥饿马上就要把我的魂魄抽走。每每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想起自己已经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无业游民,距离新一届市长上任大刀阔斧地斩断赏金行业的命脉已时隔一个半月,我仍然妄想自己能接到一两单能顶好几月吃穿的悬赏,漫不经心地做着三公里外一家小超市的销售兼职,最后把现实和美梦一并砸了个稀烂。

狭小拥挤的出租屋坐落在一条不起眼的烂巷里,电视机屏幕的光源稀稀落落铺满整个房间。新闻播报的声音挤进我的耳朵,全市知名的高档酒吧Dowling Gray今日宣布停业,店长神秘失踪,原因不明。不过这件事对现在的我来说太过遥远,对一个囊中羞涩的无业游民来说,动辄上千上万一瓶的香槟和巷尾的长胡子老翁卖不完的十金币一大桶的兑水啤酒并无区别,只是前者大概醉的更快罢了。

我抬抬眼皮,窗外暴雨声震响,我充耳不闻,好像玻璃外的世界仍是一张与我毫不相干的油画。我的心情像屋檐上滑落的雨点,下坠再下坠,最后在一滩烂泥里化开不见。

电脑屏幕亮了起来,我揉了揉眼睛,邮箱里跳出几封未收邮件。

政府颁布出一条新法令:禁止在任何场合播放、演奏古典音乐。扼杀一件事物不需要任何理由。我早已对这样的条令司空见惯:邮票、雨衣、伏特加、线圈笔记本、红墨水钢笔,每若干天都会有新的事物被强制从民众视线里抹除,有时我甚至会胡思乱想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什么也不剩下。没人知道这些条令的实施有何意义,不过大概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些零碎的生活缺失,作为一个碰壁多年的社会边缘人士,我深谙自我利益至上的道理。很多时候管好自己是将麻烦最小化的最佳方式。我的上一位好邻居在某条新禁令颁布的第二晚在我的电脑桌下塞了一个红苹果,半年的储蓄被那个孬种讹得精光,我火上心头烧毁了他的大脑芯片,结果最后我非但没有拿回属于自己的钱,还被警察左一拳右一脚踹进拘留所蹲了三天三夜。再回家,出租屋已经被他的家属砸成了狗屎。

我的视线迅速越过新条令,紧接在下面的是前同事发来的一连串新消息。

信件里库洛的语气十分暴躁:莫可你他妈人没了?我叫你把收件地址再确认一遍!

我乍然想起几日前库洛向我推荐的一个线上俱乐部,听说那帮人创造了一个名叫山精[3]猎人的利益团体,库洛告诉我这个俱乐部哪哪都像刚被新政府下葬黄土的黑市赏金榜,黑活儿和金钱样样不少,只不过你得拥有鼠标移动和电脑开机的技能,再加上一点点不太越界的坏心眼。他大力怂恿我提交了会员申请,我没抱多大希望,成为会员居然无需名望或者钞票,这听起来多少有点像骗人的幌子。没想到的是两天前俱乐部就给我的私人邮箱发来了回复:你的申请已通过本俱乐部严格的挑选流程,亲爱的莫可先生,欢迎加入山精俱乐部!请确认您的收件地址,我们将给您免费发放一套俱乐部相关设备。

我勉强确认了一遍地址,库洛似乎还要和我说些什么,但我关闭了邮箱。

1.5

城市的雨下得极凶,街头的人潮在不住的雨声中显出不同寻常的沉默。我用卫衣帽子遮盖住头,但无济于事,雨水仍旧无孔不入地浸透了我的身体。万幸的是举着雨伞的行人们不会看向我,哪怕我是只举止怪异的落汤鸡。Mind your own business,我在心中默念这个咒语,又神经质般默念给接踵而过的每一个行人。

我听见身后一串异样的脚步声,有人踏水逼近,我回头,面部模糊的陌生人按住我的肩头。

他盯着我问:为什么不举伞?

我没有伞,我没作声,我拨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我的动作幅度并不大,但涌动的人潮顿然停了下来。空气压抑得令人悚息。行人不约而同从雨伞下露出面孔,空洞的目光如黑洞席卷,我逃逸不及——

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从梦中惊醒,想起自己已经七天没有出门。

2.

敲门的是老邮差,他递给我来自俱乐部的包裹。我忽略掉他渴望得到小费的眼神,目光躲闪地将门从里面关上。老头在门外大骂我愚蠢,好吧,我承认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同样不配拥有智慧。

包裹里是一小块被废报纸卷起来的硬盘。硬盘里只有一个空白名称的软件压缩包。我将它安装打开,电脑屏幕上立刻显示出四格画面:人头攒动的街道、贴满封条的商店大门、一片漆黑的房间,以及一间光线昏暗的…地下室?

我在大脑里飞速检索信息,闪着雪花的屏幕上所显示的一号街的标示牌与那扇装横别致的红木门告诉我:这是对准Dowling Gray的非法摄像头!至于在那间空旷地下室中央的书桌前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人——与光明报上的印刷图片毫无差别的银白色的头发与深蓝色西服,想必正是昨日刚被一号台记者报道失踪的店长K先生。

我隐约明白这个俱乐部究竟是做什么勾当的了—— 只不过截获街道的监控录像还算常人能理解的范围,在地下室这般隐秘的地方安插天眼真的是一个俱乐部能够做到的?搓了搓发冷的手背,我开始思考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Dowling Gray的店长藏身地下室,这必然可以成为一个抢眼的新闻热点——不过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呢?或许我会得到从新闻社寄来的一笔钱,交齐房租结束与房东猫捉老鼠的生活日常,兴许还能过上几天不愁温饱的安稳日子,这无所谓有悖良心,我坚信陷入生存窘境的人远能做出比这更骇人听闻的事情,只不过……我很快冷静下来,俱乐部为新人提供这般隐私的监控录像却从未在民众视线里掀起轩然大波,想必内部掌握了诸多手段。果然, 我在昨日库洛给我发来的未读消息里发现了眉眼:不要尝试凭借俱乐部的能量去做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务必仔细查看俱乐部的活动规则,虽然俱乐部从不提示成员们做好这件事情。

语气如此官方,我抖起右腿,面露些许不快。

“喂?请问你——等一下,等等……我已经接上了,老太婆!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没看到这边很忙吗?我要被你吵死了!”

新的动静立刻引走了我的注意。

偷窥程序里头一次传来人声,摄像头里的K举着电话没有动作,看起来正在等电话另一头的男人掰扯完。

不过一会,电话里的声音绕了回来:

你刚刚也听到了,店里现在很忙,只接熟客……报你的电话号码……找到了……还是上次的地址?好的,祝您愉快,再见。

就在这时,屏幕上弹出了一封新邮件:

【五号摄像头所在的地址是什么?

如果信息正确,你将会因贡献的时间得到相应的奖励。

这份邀请将在五天后过期。】

落款是山精俱乐部。

我这才反应过来不同监控图像下方的编号。五号摄像头…正是K所在的地下室。

如果这就是库洛口中所述的黑活——靠偷窥他人生活盗取信息,再与一个不清不楚的俱乐部做金钱交易。听说他甚至为此不吃不喝到差点被送进医院,我不理解这一切。至少,我没想做个偷窥狂,也不打算成为上帝。叫我整日颓废在出租屋里窥视他人的一举一动,我或许更愿意接受便利店老板的唾沫星子和顾客的蛮不讲理。

我退出邮箱,K已经离开了地下室。

我凝视那张记录着一串陌生电话号码的纸条半晌,我承认暂时还不想销毁它。

不过,打起精神,开始认清打工才能吃饱饭的真理吧。但愿矿地的工作不会压垮这个罕见能提起干劲的我。

那天夜里,雨下得温吞。实话说我曾经很喜欢这样间歇的细雨,但它将我对工作的热情彻底浇灭,是意料之外事情。那块矿地居然是强行征用的居民区,正逢一群居民声势浩大地前来讨伐黑心老板,最后结果是老板跑路,我被失控的吊车砸得七荤八素,险些不省人事。

我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自己往出租屋移动了。我意识到这一点,在一家关门的店铺门前靠坐下来。

一阵昏沉中我感觉到一个人正在摇晃我的肩膀。不过他大概很快放弃了叫醒我的念头,并且毫不客气地拿走了我的钱包。

2.5

近来总会梦见下雨的晚上。察觉到不速之客靠近时我已经梦醒了一半,将醒之时我努力借着上帝视角多窥探了来者几眼。

——可是我为什么梦见K?雨雾迷蒙之中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阴影遮挡住刺眼的街灯霓虹,紧接着是覆着雨珠的涤纶手套蹭过脖颈的寒意与拂过脸颊的温热鼻息——如果《盗梦空间》真实存在,想必K就是我的潜意识防御者。这样的想法牢牢拧住我的心脏,可我抑制不能地往下想象——一个素未谋面的、容貌与音色经过机械扭曲后刻印在大脑中的陌生人如此般出现在我的梦境里究竟意味着什么?

Cobb无法阻止Mal举起手枪,而我可以选择自行醒来。

我试图安慰自己。

3.

因特网凌晨六点的新闻推送上,知名的提琴手尼科罗被曝死于家中,他被发现头部受创失血,身上满是淤青和伤口,收藏的乐器被尽数砸毁。这些年轻的、自以为是的艺术家总是不讨喜的——接受记者采访时,提琴手的邻居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

我想起几日前的古典乐禁令,心底约莫猜出了一些。就在我将网页下拉时,一则陌生信息同新闻一起跳了出来。

【可算找到你了】

句尾附了一个吹彩带的emoji。

来信署名是GrassHopper。一个怪里怪气的名字,我确认与我合作过的同事没有使用过这种代号。

我沉默了一会,这看上去不像网络诈骗犯常用的套路,于是我礼貌地回复了一个问号。

【我把你所有的居民证都试了一遍。终于查到你的号码了。】

【这么多伪造的证件,和真的一点差别也没有…你看起来很有背景嘛。条子们一定会很欢迎你这样的家伙。】

我瞳孔骤缩一霎,下意识伸手去找内袋里的钱包——居然什么也没有!

我十指僵硬,简短的回复删了又改,半晌才发出一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好奇你的钱包在哪里吗?把票子用绳子系起来打成死结…噗嗤,我猜你身上已经没有余额了吧。】

我恼怒至极,旋即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内心如落冰窟。我猛然想起那个名字——

…你到底是谁?

【不要明知故问。】

我打开监控软件,将五号摄像头监控放大到全屏——K仰视着藏匿在高处的天眼,沉凝的深蓝色眸子暗藏锋锐,透过监控屏幕与我视线相接。

他的手覆住摄像头,监控屏幕随即熄灭。

邮箱弹出最后一条消息:

——来找我吧。你知道该怎么做。

4.

我仍只记得那是场无头无尾的清明梦——或许我生病了,我应该去医院做精神科检查。

不过,我的求生本能拒绝我继续胡思乱想,尽管我内心怀有百分之二百的愤怒和无措,我也只能照做。

是的,正如K所说,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拨通订餐电话,报出了K的号码。不走心的工作人员不出意料听信了我确认地址的鬼话,没有想到的是,五号摄像头的所在地正是Dowling Gray。

时间回到三个月前,我一定会不以为然地断定K在引狼入室。而此时失去了组织与灰色地带的保护,最锋锐的杀手也成了暴露在白炽灯下的蛾子。

雨势渐小了,雾却愈发浓稠。我盯着脚下,专注地看着微不足道的阳光几经雾霭蚁噬后铺盖在大地上的暗色与路灯拖出的我的剪影。天依旧很沉。我思索着过往那段不算长的风光时候——兴许那时的我去过几次道林格雷,只不过那个地方似乎太过缺乏烟火气息,这让那时的我对它十分失望。

晨时的一号街还很空旷。我很快找到显眼贴着封条的酒吧,被各报头条报道失去行踪的K先生就靠在紧闭的红木门旁,本人甚至毫不遮掩地向我夸张挥手。

你该找我问怎么进去才是。他这样说道,随意地揭了门上的封条,再将门锁打开,示意我向里走。

我相当不理解地审视着眼前的店主人,如果当真与头条上的报道一致,一位突然消失在大众面前的公众人物怎么会如此随意地将行踪暴露在白日之下?

找我有什么事么?我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从容。K走进吧台瞥向我,似乎无视掉了我的疑问,亲切地询问我喜好的酒的品类。

酒精过敏,不喝。我不耐烦地扯谎。

K与我眼神交战了数秒——大概率是我单方面的敌意外露,我在K的职业面具上读不出任何真情实感。

真拿你没办法,K露出颇为无奈的表情说道,还记得今年二月十四的绿薄荷禁令么?是GrassHopper的主调料。

我不发一言地看他娴熟地配起酒,从雪克壶中倒出的液体恰好分足两只高脚杯。

他举起其中一杯一饮而尽。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他朝我眨眨眼。

我不明白眼前的人心里究竟打着什么算盘,K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不由分说地切入了主题:那就先让你了解一下要事吧,麻烦帮我打开邮箱。

他摊开笔记本电脑,将电脑屏幕转向我。

我照做了,邮箱里只有两个联系人。

其中一个联系人署名是我的邮箱号码(真该死,我的邮箱号前缀就是我的手机号码,怪不得这么快就查到我的邮箱),另一个则是完全的意料之外——K居然也是山精俱乐部的一员?

查看哪个都可以。K的语气意外和善,已经丝毫没有了摄像头最后一帧中所见那般利刃出鞘的压迫感。即便再不愿意承认,我内心也已经开始信任这位店长先生了。

我打开俱乐部发来的邮件,K在两周之前加入俱乐部,已经收到了三份所谓的官方悬赏,只不过只有其中一封邮件显示已读,标题是12号摄像头。

12号摄像头——我打开K电脑里的监控软件,夜视镜下,12号摄像头的视角对准一张破旧的电脑桌,左手是床铺与型号老旧的电视机,右旁是一扇小窗。

我一眼就认请了,这是我的房间。

我大脑一片空白,原来几天前我刚接触到这个奇怪的俱乐部时,K已经掌握了我所有的行动数据足足两周?

我好奇你什么时候加入了山精俱乐部?K问我,想必他已经在我眼中读出了震惊与无措,但他似乎并没有想解释的意思。

……三天前。我老实交代,直觉告诉我K会带给我全新的思路。

K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真不巧,十二号摄像头也是三天前才开启。也就是说,监视与被监视,是买一送一的交易。”

告诉我这些有什么意义?我严肃地盯着他,我已经辨不清自己的语气里究竟是恐惧还是愤怒占了上风。

我说过,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K平静地提醒我,你是不是还没有看完邮箱?请坚持看完吧。

我存疑地点开自己的邮箱号码,发现记录居然有三页之多。我一条一条向下翻,从第四条开始我几乎就毫无印象了。这都是些什么啊:我向K介绍了山精俱乐部,告诉他赚钱和投机取巧的方法,告诉他自己为赚取悬赏费用不吃不喝到差点送进医院……

用语癖好相当一致,毫不失真,若非我神志清醒地确认我此前从未正式认识过K,我一定会认真地相信这是我所写的东西。

我突然想起了库洛,一个极其糟糕的设想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翻出手机,找到库洛的号码拨过去,电话里传来号码关机的提示音。于是我将通讯录所有前同事的号码通通拨了一遍,终于有一人接通了电话。

——你没有看新闻吗?两周前库洛避风的那片居民区起了火,人和房子早就烧没了。

——一直有眼睛盯着我们。你自己保重。

正如三天前我在脑内臆想的无聊玩笑一样,如果所有的电子邮件都能被幽灵附体,我确实不剩什么了——如果此时K没有向我递出橄榄枝的话。

俱乐部不喜欢成员讨论摄像头与悬赏,为了避免内部纠纷,所有的摄像头不会分享给第二个人。

这是【你】向我传授的。如果你愿意,Dowling Gray会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K的声音似乎有消解压抑的魔力,他步步引诱,我陷落其中。

4.5

自那以后,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Dowling Gray之所以停业,或许只是因为K不能割舍被新政府明令禁止使用的食材。即使他的抗争是短暂且失败的,我也认定他的胸中藏有非凡的勇气。

而我——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个城市里的最不稳定因子,有时被挤得失去氧气,有时看不见北斗星成为迷途羔羊。哪怕我曾经是最受组织青睐的顶级杀手,我的目光也不曾如此时一般清晰地聚焦。我看向披着白色衬衣的K,长发遮住他一半眼睛,下颚线如打火机划开的弧度那般优雅。胶片里十九世纪末的探戈愈发加深我们的罪名,悠长与短促的弦声交合,滑落在我的心脏之上,悸动且清晰。

数十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我起床翻看最新的邮件,十二号摄像头没有新的进展,房东曾来光临过几次,或许是以为我已经死在了荒郊野外,早就将我的东西收拾的干干净净,招进了新的房客。

晨间一号台的最新报道,安杰洛餐厅的员工向记者提供Dowling Gray店长的最新行踪消息,据其所说,K先生曾多次化名在安杰洛订餐,其地址均为道林格雷酒吧。

还未等我有所反应,电脑屏幕上弹出俱乐部的邮件,可字体却发生巨大改变,屏幕上出现惊叹号——

您已受到举报,立即封禁违规账户!

我坐在地下室的电脑桌前,屏住呼吸想听探上方的动静。许久过后,我的四肢逐渐麻木无力,伸手想抓住一旁的那杯咖啡,马克杯却落在地上应声而碎。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投去目光,看见K的名字,宛若得到一根救命稻草。

K的声音一如往常般平静。

他说,莫可,你需要去到一个地方,但我不必去。

5

或许在平行世界里我们会相遇在一家充满烟火风情的酒吧。我会亲手递给他一杯打进薄荷的粉蓝之梦,等待他在吧台朝我搭上一句闲话,这一次我可以毫无防备地和他攀谈起酒的文化,而他会卸下糖衣与棱角,明瞭地向我坦白他的一切。

电话里仍是K平和真实的声线,隔墙之耳仍无处不在,可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战栗从双手指尖传达到心脏,我倾尽全力平静下来触摸他的声音。他告诉我在一个充斥着希望的世界里年轻的生命们如何蓬勃生长,无数的文人学者和前人长辈怀揣着赤诚的热情为你递来火炬,他们的和声会在你的耳边永远徘徊:年轻的人啊,你是随着汹涌海潮泅泳各洋的沙砾,是要向大地心跳贴近的、向四方生长的根茎,是驾着你的星球漫游宇宙的小王子,是要一头扎进向日葵原野的风,纵纬横经,川流不息。存在于禁书名单里的故人为何翻滚着沉闷的叹息向无声处呻吟,我们深爱的人们为何深陷在沉默的怪圈无法自拔?亲爱的,如果你能破浪疾走,如果你能划向岸边,如果我们能划向岸边…如果没有这么多如果。我们可以在支离破碎前拨开迷雾吗?我们可以在血液流尽前成功抛锚吗?

我放松下来,听电子警戒提示音一声声串联成线,平静地抚摸发热的电脑主机。屏幕上还有一封接一封的幽灵邮件跳出,署名莫可的消息在此时愈发显得滑稽。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语气从隐忍变得强烈且暴躁,即使K为我的逃离计划周全,即使这场闹剧的受害者本没有我——那又如何呢。我不会畏惧红外线瞄准在我的额头上,我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

视线模糊之中,我站在户外的街头,雨已经停了。来往的行人举着伞,我的身体从他们的身体上穿过。有人按住我的肩头,我转身,看见K亲切地询问我,为什么不举伞。

你知道吗?通常来讲,一篇高尚的文章是不允许出现“我爱你”这种字眼的。如果有必要,那也只能使用一次,尽量在最脆弱的节骨眼,使用最虚无的语气,让爱在痛苦与愉悦的两极之间显得不值一提。光明报的版头也许会印刷新政府普渡世人,但却绝没有一点电视剧《秋日之爱》的剧情简介。莫可尝试将个人的爱意放大成边缘人民的救赎,也尝试将其缩小为街头洋葱摊前的偶遇。他有机会吗?

还好,矛盾的爆发与和解总出现在设计周全的剧情之中。即使我们生活在庸俗的世界里,至少,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全文完。

本文导航

第1页:

猜你喜欢

Q版手机游戏大全[共99款]更多

近几年手机游戏中的Q版游戏大行其道,不仅仅是游戏好玩,更多的小编觉得应该是其画风是采用清新的Q萌风格所深深吸引别人的。有时候觉得在游戏Q萌Q萌的角色看着心都融化了。

  • 梦幻西游

    梦幻西游

  • 子弹先生大爆炸

    子弹先生大爆炸

  • 拉结尔腾讯版

    拉结尔腾讯版

  • 少年群侠传BT版

    少年群侠传BT版

  • 爱宠大冒险BT版

    爱宠大冒险BT版

  • 大大争霸

    大大争霸

  • 穿越火电

    穿越火电

  • 克隆部队

    克隆部队

狼人杀游戏大全[共22款]更多

狼人杀游戏是一款今年最火热的游戏,流行到现在各大直播平台的主播都在玩这款游戏的手游版。这么火的一款游戏,它的手机版都有那些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了狼人杀游戏大全。

  • 狼人杀

    狼人杀

  • 狼人杀-官方唯一正版

    狼人杀-官方唯一正版

  • 口袋狼人杀

    口袋狼人杀

  • 名侦探柯南:狼人版

    名侦探柯南:狼人版

  • 恶狼游戏Another

    恶狼游戏Another

  • 暗月狼人

    暗月狼人

  • 一起来VR

    一起来VR

  • 51狼人杀

    51狼人杀

策略游戏大全[共99款]更多

好玩的策略游戏有哪些?策略游戏是一种很考验玩家逻辑与智商的游戏,能让玩家的每一个脑细胞都调动起来。而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手机策略游戏推荐中,包括了时下热门的战争类策略游戏,卡牌类策略游戏,更有经典的红警哦。

  • 三国志幻想大陆

    三国志幻想大陆

  • 天际征服

    天际征服

  • 王者战歌

    王者战歌

  • 武林霸业BT版

    武林霸业BT版

  • 楚汉秦唐

    楚汉秦唐

  • 大大争霸

    大大争霸

  • 霸权三国志

    霸权三国志

  • 无双三国争霸

    无双三国争霸

解谜游戏大全[共99款]更多

好玩的手机解谜游戏有哪些?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解谜游戏大全中,不仅有解谜游戏中文版大全,解谜单机游戏,更有小伙伴们喜欢的恐怖解谜游戏哦。

  • 幻象庄园

    幻象庄园

  • 无尽噩梦

    无尽噩梦

  • 密室逃脱绝境系列8酒店惊魂

    密室逃脱绝境系列8酒店惊魂

  • 一路

    一路

  • 鍵屋汉化版

    鍵屋汉化版

  • 肉先生

    肉先生

  • 兰芝

    兰芝

  • 小偷我最强

    小偷我最强

推理游戏[共99款]更多

推理游戏是一种比较烧脑的游戏类型,玩家在游戏中要根据已知的一些线索,一步一步的找出结果。一般推理游戏给出的线索都比较少,所以玩家在游戏中不能放过任何线索。

  • 未定事件簿

    未定事件簿

  • 孙美琪

    孙美琪

  • 迷失游乐园

    迷失游乐园

  • 男友的秘密

    男友的秘密

  • 兰芝

    兰芝

  • 联动归位

    联动归位

  • 重返现场

    重返现场

  • 裁决诗人

    裁决诗人

热门手游

推荐下载

查看更多